為了讓全民都能吸上毒,你知道美國有多努力嗎? 載入評論...
酷玩實驗室 2022-06-25 18:00

俄烏衝突的第120天,戰事仍然焦灼不定,倍感壓力的烏克蘭士兵開始通過吸毒緩解焦慮。

為了湊夠毒資,烏克蘭士兵們選擇用手榴彈換毒品。「一顆手榴彈可以換一杯大麻和15-20克安非他命。」被俄軍抓獲的烏克蘭士兵不僅對市場行情了如指掌,還順手舉報包括指揮官在內的烏克蘭兵都在大規模吸毒。

這些士兵是怎麼染上毒癮的?

據被抓的烏克蘭戰俘交代,他們每天都會服用多達三片的「戰鬥藥劑」,這些藥劑會讓他們變得興奮,對疼痛不再敏感,但時間一長就難以離開。而這些藥劑來自美國。

據此,俄方嚴重懷疑這是美國在迫害烏克蘭,這可真是天大的誤會,要知道,美軍自己就是世界聞名的癮君子。

越戰時期,美國將精神類藥物安非他命像糖果一樣發給士兵。美軍派往寮國執行秘密任務的士兵都會得到一個「強化」醫療包,裡面塞著12片止痛藥達爾豐、24片可卡因以及6丸安非他命。

越戰之後,吸毒也成了美軍的特有習慣被傳承了下來,2021年10月,一名駐日美軍吸毒后,精神振奮地在東京街頭狂揍一名20歲的日本男子。

打人士兵被抓

如今作為烏克蘭的鐵杆盟友,和友軍「有福同享」自然也是義不容辭的,不過對現在的美國來說,士兵吸毒也已經不算什麼大事了,全民吸毒都被提上了日程。

4月初,美國眾議院通過法案,表示要從聯邦層面讓大麻合法化。

這麼搞,真的沒問題嗎?

01

美國:毒品天堂

作為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費國,毒品對美國的破壞力可以說是相當明顯。

癮君子們爆髮式的增長,讓美國從政府到企業紛紛出現「用工荒」。

前段時間,《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去年美國上班族中毒品檢測陽性比例創20年來的新高,比2020年增加了8%以上。因為勞動力短缺下,美國連招到一個沒吸過毒的人都很困難。

而在過去,這還只是特殊工種面臨的困境。2016年5月,紐約時報在一篇文章中稱,美國一些州的司機、機械操作員、維修工等工作崗位很難招到人,因為當HR說要進行毒品測試時,前來面試的大多求職者們瞬間「奪門而出」。

這一現象不止存在於企業中,美國政府部門的處境同樣尷尬。

2007年,美國FBI出台新的用人政策,廢除禁止錄用有吸食大麻前科的人的規定,儘管這一規定已經延續了13年。當時的FBI安全司副司長傑夫·博爾金表達他的無奈:「FBI原先嚴格執行該規定,但這導致許多部門的錄取率都非常低,大量職位空缺,遭遇了『特工荒』」。

用吸毒特工去反恐、反間諜也算是美國特有國情了。

但更麻煩的還在後頭,美國開始出現「喪屍」。由於吸毒者過多,在美國出現一條條喪屍街。油管視頻博主「kimgary」拍攝了一段費城肯辛頓大街上的景象,視頻里癮君子們目光獃滯,姿態怪異,走路搖搖晃晃,猶如行屍走肉,地上遍布針管、飲料瓶和糞便等垃圾,還有人衣衫襤褸隨意躺倒在垃圾堆里。

這樣的奇觀,在肯辛頓大街上日復一日上演,但這不只是在費城獨有的景觀,在波士頓、舊金山的田德隆區到處都是。

「喪屍」之後是什麼呢?大規模死亡。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期間,一年時間約有10.4萬美國人死於吸毒,相當於1天死285人。

而過去一年,美國有超過5000萬人使用過毒品或濫用精神類藥物。醫學期刊《柳葉刀》研究預計,未來10年,美國可能將有120萬人死於吸食毒品過量。

整個美國都籠罩在毒品的陰影下,面對吸毒導致的「用工荒」、大量的人因吸毒死去的慘況,美國是如何應對的?

今年4月1日,美國眾議院投票通過《大麻機會再投資和消除法案》,該法案不是嚴厲禁毒,反而是從國家層面將大麻合法化。

早在這之前,美國各州自己就紛紛走上毒品合法化的道路。去年3月,美國紐約州批准了一條法律:規定21歲以上人群可以持有85克大麻,只要能抽煙的地方就能嗑,警察無權過問。

這些法令要在今年年底才能正式生效,但毒販們已經忍不住偷偷販賣了,沒想到比毒販更著急的是紐約市長埃里克·亞當斯。亞當斯明確表示,現在不僅不會打擊大麻販子,還要鼓勵更多的紐約市民花錢嗑大麻。

似乎覺得只是放開毒品市場還有些照顧不周,美國還給吸毒者送上貼心服務。

2021年7月,美國羅得島州通過法案,要以羅得島州作為「試點」開設毒品注射中心,癮君子們可自帶毒品、藥物,並在現場工作人員的指導下注射。

在美國網友們激烈爭論是否合適時,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貝塞拉拍了板:「即便我們無法阻止一個人變成癮君子,至少可以在他們嗑藥嗑死前救他們一把。」

毒販和癮君子聽了感動地抱頭痛哭,幸福來的就是這麼突然。

一邊是全民吸毒導致整個社會出了問題,另一邊卻還在不斷給吸毒放水,美國這是什麼魔幻操作?

02

禁毒的「鐵拳」

美國剛開始並非如此,為了避免國民墮落,它曾與毒品進行了長達50年的鬥爭。

二戰末期,為了對抗美國,窮途末路的日本組建了神風敢死隊,勒令飛行員們充當人肉炸彈去炸沉美國軍艦。但讓人送死無疑違背人的求生本能,為了防止神風特攻隊員半路反悔,除了鎖死座駕,只給攜帶單程燃料等騷操作外,每個神風敢死隊隊員在進入飛機駕駛室前,還得來一針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冰毒。

別無選擇的日本神風敢死隊員駕著飛機,在毒品的刺激下癲狂地叫著「天皇萬歲」,一頭扎向美國航母。

這種靠毒品催動的自殺式襲擊讓美國深受震撼,轉頭就將這招用到參加越戰的士兵身上。

二戰結束后,受戰爭餘波的影響,海洛因在美國猖獗一時。美國政府當時就意識到,吸毒是個登門檻的活,大部分吸食海洛因的人是從大麻開始的,要禁毒就得從根上斷乾淨。

1956年,美國國會通過了《麻醉品管管制法》,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對大麻的管制都進入了極端嚴格的階段,那時候敢給未成年販大麻得判死刑。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讓美國的禁毒令有些綳不住了。

二戰結束后,美蘇開始冷戰,雙方劍拔弩張,誰也不知道哪天就會吃到一顆核彈,整個美國人心惶惶。

伴隨著這種恐慌出現了一批反叛主流的群體,他們放蕩不羈,討厭工作和學習,拒絕承擔任何義務,蔑視法度秩序,尋求絕對自由,縱慾沉淪。這一群體也被稱為「垮掉的一代」。

「垮掉的一代」最喜歡和美國政府對著干,政府禁毒,他們就狂吸毒,不僅自己吸,還通過各種文學、音樂作品對毒品大加讚賞,這使得毒品開始成為一種潮流在美國蔓延。

這邊國內吸毒狂歡,另一邊是正在越戰打仗的美軍也在吞雲吐霧。

1966年至1969年,參加越戰的美軍共使用了2.25億片興奮劑類藥物,主要成分是比冰毒更強烈的右旋苯丙胺。美國防部估算一番,在1973年,美軍撤退那一年,有70%的士兵服用過精神類藥品。

在這種毒品的侵蝕下,美軍變得渾渾噩噩。當時,尼克松總統派特使去越南美軍基地了解毒品濫用情況,他說:「我來自白宮。」嗑嗨的士兵答道:「我來自火星。」

這些越戰老兵迴流,與「垮掉的一代」匯合,如同將毒品注入美國體內,效力迅速擴散,整個國家就要成了癮君子的海洋。

1971年,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美國總統尼克松宣布:「吸毒是美國的第一公敵」,立即向毒品宣戰。

這場戰爭從哪開始打呢?尼克松將目光瞄向了隔壁的墨西哥。

墨西哥是美國的鄰居,與美國邊界線長達3100多公里。不幸的是,墨西哥被稱為毒販的天堂,美國80%的毒品就來自墨西哥。

「如果這80%可以被切斷,一切都會好起來。」美國官員暢想道。

這個毒販天堂長什麼樣?墨西哥毒販坐擁10萬軍隊,AK47突擊步槍、M16自動步槍幾乎人手一把,手榴彈、炸藥包也是居家必備,甚至還有坦克、直升機,和政府軍硬碰硬不落下風。

在這裡誰敢惹毒販,下場只有一個慘字。

2019年,毒販用30秒內射出155發子彈,將一名墨西哥警察打成篩子。原因是數天之前,警方膽敢逮捕毒梟古茲曼的兒子,儘管兩方武裝對峙下,警方被迫放人,但為了泄恨和警告,毒販槍殺了參與這場行動的警察。

在墨西哥,輿論的控制權也得掌握在毒販手中。2021年8月,一名女主持人播報「新世代販毒集團」殺害平民后,該販毒集團頭子塞萬提斯放出視頻通知女主持人收回自己曾說過的話,不然就殺了她,吃她的肉。

可別把他的話當耳旁風,這事對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2010年,墨西哥政府想要整治毒販,便借用媒體大肆宣揚,結果超過30名新聞記者因此被殘殺。為了給記者們留條活路,《El Diario》報紙發文懇求道:「你們(毒幫)現在才是這座城市真正的老大。請告知你們究竟想要什麼,我們該發表什麼、不該發表什麼。」

這塊骨頭雖然難啃,但不處理它,美國的問題似乎解決不了,因此美國對墨西哥毒販的打擊一波接一波。

1969年,尼克松政府推行「攔截行動」,對美墨邊境進行嚴苛的貨物檢查,打算將從墨西哥入境美國的大麻阻攔在邊境外。

但剛一行動,問題就來了。嚴苛的檢查只擋住了正常的貿易往來,毒販們絲毫不受損。

1971 年 11 月,《紐約時報》報道稱,墨西哥毒販開始用私人飛機和老式軍用交通工具空運毒品,將飛機降落在空無一人的簡易機場或山艾樹覆蓋的沙漠上:「他們在月光下飛得又低又慢,每晚能賺50000 美元。」

毒販用於販毒的一種機型

而一座客機可以運載二十噸貨物,一次飛行的成果足以供應整個美國海洛因市場三四年。

最終該行動持續了20天就匆匆結束。

但美國並不打算善罷甘休。1977年美國和墨西哥政府商量后決定,用直升機等飛行器給毒品灑百草枯。

當時灑遍1.4萬英畝罌粟與0.95萬畝大麻,效果立竿見影。墨西哥大麻在美國市場的份額從1974年的90%驟降至1979年的20%,大麻產量縮水至原來的15%。

但沒想到,墨西哥毒販反手將這些沾了百草枯的毒品賣給美國人。美國藥品濫用研究所抽取45個大麻樣本,發現有6個被百草枯污染。這下美國開始慌了,慢性毒品直接變成急性毒藥。猶豫再三后,美國最終放棄百草枯項目。

2007年,時任美國總統布希又提出了「梅里達計劃」,向墨西哥政府提供資金和武器裝備,讓墨西哥政府去揍販毒集團。

當時布希提出一個條件,要求墨西哥進行司法改革和清查軍警隊伍,因為毒販和政府勾結太嚴重。但西哥內政部長莫里尼奧果斷拒絕。沒辦法的美國決定退一步,去除附加條件,3年內向墨西哥提供14億美元。

時任總統卡爾德龍也確實賣力,派出了4.5萬軍隊與3萬聯邦警察,深入到16個州清查毒品犯罪。但一頓操作猛如虎,效果卻不理想,2009年墨西哥罌粟種植面積達到卡爾德龍上任之初的3倍,販毒集團利潤估值達到了200億美元左右,禁毒再次失敗。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研究后發現,自1971年以來,美國在打擊毒品犯罪上已經耗費1萬億美元。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成果。

03

無力的美國

看這樣子,美國毒品合法化似乎是毒販們過於猖獗,美國無力應對導致的?

事情沒這麼簡單,我們都知道,中國是全世界禁毒做的最好的國家,而中國禁毒,是從源頭、渠道、消費端三管齊下,共同打造了中國的毒品真空環境。

如果說中國禁毒成效在哪一階段最給力,無疑是消費端。當全民禁毒意識覺醒,販毒自然也就沒什麼市場,這種意識甚至已經紮根到小學生身上。6月12日,湖北的兩名小學生認出罌粟並報警,警方成功剷除12株罌粟,這樣的案例比比皆是。

但美國卻恰恰選了相反的路,對著國內癮君子們再三退讓,卻對著毒源重拳出擊,這是為什麼?

對外強硬,是因為有利可圖。

前面我們提過,墨西哥毒販手中武器裝備不比正規軍差,這是他們和政府軍對抗的底氣。可他們的武器從哪來?據統計,每天從美墨邊境流入墨西哥的各類槍械多達2000把,光墨西哥黑幫的訂單,就為美國軍火商提供了500萬人就業機會。

墨西哥毒販的美式裝備

甚至墨西哥這個毒販帝國,也是美國為了方便控制墨西哥一手打造的。

美國國務卿基辛格說過:「誰控制了糧食,誰就控制了全人類。」美國對墨西哥的控制就是通過糧食。

墨西哥曾是個農業大國,1992年,美國畫了一張大餅,苦口婆心勸墨西哥簽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之後便對墨西哥大量傾銷農產品。

美國農業相當發達,靠著政府補貼+大機械操作,農產品價格吊打全球。墨西哥許多農民在美國農產品的衝擊下,一夜赤貧。

經過多番摸索,墨西哥農民們最終發現,只有種植大麻、罌粟、古柯樹(可卡因)原料,才是他們的唯一出路。一個毒品王國的根就這樣扎了下來。

而這時,美國左手幫著墨西哥政府打壓毒販,右手向毒販販賣軍火,雙方斗得你死我活中,美國賺得盆滿缽滿。

對內「軟弱」,是因為美國有黨爭。

在過去,美國的民主黨是毒品合法化的擁護者,而共和黨則是毒品的反對者。這二者爭鋒相對,如美國歷史上嚴厲禁毒的總統基本都出自共和黨,像尼克松、里根、特朗普,而民主黨則支持毒品合法化,像奧巴馬、拜登。

但隨著吸毒人數連年暴增,對著國內吸毒者出重拳意味著將很大一部分選民推給對手,於是在內卷下,兩黨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數跟著癮君子的人數一起漲,到2016年,民主黨中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已達67.5%,自詡「保守傳統」的共和黨也有接近50%,基本持平。

1975到2016年,兩黨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數不斷增長

這直接導致今年大選后,美國已經有35個州實現了不同程度的大麻合法化。

這就造成這樣一個局面:美國將墨西哥逼成毒販王國,這個王國源源不斷地給美國輸送毒品,它們80%的收入全靠美國的癮君子,而美國黨爭又不斷擴大毒品合法化的範圍,培養出更多的癮君子,更多的癮君子又吸引著墨西哥的毒販往美國運毒。美國的毒圈開始自動運轉起來。

只是這兒還有個大前提:驅動這一切的第一批癮君子從哪來?

美國自己培養的。

我們前面提過,60年代「垮掉的一代」造就吸毒思潮,越戰老兵迴流帶回來一波癮君子,但這些還算是小範圍。美國真正實現社會面吸毒是自己培養的。

2020年10月,美國司法部向普渡製藥開出一張高達83億美元的罰單,普渡製藥公司承認三項罪,並認罰約合 545 億人民幣的高額賠償金。

什麼重罪得罰這麼多錢?

簡單點說,普渡製藥的產品是奧施康定,它的效率是嗎啡的1.5倍。但該公司通過賄賂、欺詐等手段騙過政府,隱瞞吃多自己藥片容易染上毒癮的事實,花錢雇大量醫生勸說病人吃藥,從而毒害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民。

具體是怎麼操作的?

奧施康定的主要成分是羥考酮,它的半衰期僅有4.5小時,一般製藥公司需要做的只是讓它緩慢釋放,使起效時間更長。

而為了賺大錢,普渡製藥加大單片藥物的劑量,虛假宣傳起效時間高達12小時,但它的實際起效時間,只有4到7小時,隨後患者就會陷入劇烈的戒斷反應和對奧施康定的渴望中,如此反覆,最終成癮,這樣就能提高顧客的復購率。

同時,他們讓成百上千的醫藥代表遊走在各大醫院,賄賂醫生多開他們的葯,許諾高額回扣。在強勢營銷之下,奧施康定全面擴散,銷量蹭蹭往上漲。

2008年,《洛杉磯時報》通過調查發現,在洛杉磯一個叫麥克阿瑟公園小鎮上,有一個「湖畔診所」,他們短短三個月就開出了73000片奧施康定葯,總進賬600多萬美金。

這個診所經常開出80毫克的處方,這是奧施康定的最大劑量,相當於16片普通的止痛藥的藥效。很多醫生一輩子都不會開出一張80毫克的處方,但這個診所一天就可以開出26張。

1996年到2000年,奧施康定的銷售額從4800萬美元攀升至11億美元。到2017年,這個數字累計到了350億美元。

普渡製藥背後的賽克勒家族也賺得盆滿缽滿。2020年福布斯雜誌顯示,賽克勒家族是美國最富有的家族之一,總資產保守估計超過100億美元。

這份財富背後的代價是,它將上百萬美國平民培養成第一批毒品市場。

以這個市場為基點,上有黨爭拉選票,中有販毒集團等著分一杯羹,下有癮君子們越來越多的需求,再加上旁邊墨西哥源源不斷地供貨,整個毒圈已經循環,再也沒人有動力、有能力去禁毒。

「公開秘密」網站根據美國參議院的公開數據分析,2021年,20多家大麻企業支出的遊說資金高達428萬美元。《福布斯》雜誌報道說,2020年美國大麻合法銷售額達到創紀錄的175億美元,較2019年激增46%。

去年10月,美國俄勒岡州率先宣布對海洛因等惡性毒品「去罪化」。

在各種利益糾葛中,美國的毒品市場只能螺旋上升,大麻、海洛因已經放開,冰毒、可卡因也在趕來的路上。

在禁毒上,美國真的無能為力了。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