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分飾3角假扮鄧文迪專騙好萊塢,竟騙上千萬 載入評論...
英國那些事兒公眾號 2020-11-21 12:50

話說最近這幾年,一些在好萊塢工作的影視工作者都掉入過同一類騙局陷阱。比如編劇、化妝師、電影製作人員、特技演員等等,某一天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對面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自稱是好萊塢有權有勢的高層,比如鄧文迪,電話中的女人說要拍電影,或有某個相關的項目,邀請受害人面試。

(鄧文迪)

面試內容可能是在印度教寺院拍攝製作一個思想情緒板,更過分的是要求對方在電話中「試鏡」床戲,隨後會有人通知受害者通過面試,邀請其加入工作。

(思想情緒板,示意圖)

受害者以為自己被某個劇組或項目組錄用了,就自費飛到「僱主」通知他們的工作地點,很多次是到印尼雅加達。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受害者每天要交數百美元的導遊費、車費、雇傭司機的費用,還有莫名其妙的「照片許可費」、「改期費用」,或者其他亂七八糟的費用。

受害者惦記著工作,每次詢問什麼時候開工,都會有負責聯繫的女性員工告訴他,導演和製片人就在一分鐘路程的地方,但每次到最後也都沒見著,聯繫人總會給出一個拍攝延遲的理由。

左等右等都不開工,這時受害者才發現上當了,根本就沒有什麼電影和項目,完全是騙子編出來的,就為了騙他們交各種費用。

就是這種荒唐又漏洞百出的騙局,竟然騙了不少影視圈、娛樂圈的專業工作人員。比如有人邀請西班牙歌手Enrique Iglesias在2011年「印尼小姐」選美大賽中演出,聯繫妥當后,Enrique飛往印尼雅加達,到了當地才發現中了騙子的圈套。

Enrique的團隊在臉書賬號上對這件事做過說明,他們寫道,「很抱歉通知您,在雅加達舉行2011年印尼小姐大賽是一場騙局。」「可悲的是,騙子以前也這麼騙過別人。」

(歌手Enrique Iglesias)

帖子中還標記了一名騙子的名字「Harvey Taheal」,這當然是個假名,不過,隱藏在這個名字背後的人,卻跟一系列騙局都有密切的關係,因為他正是騙局背後的主使Hargobind Punjabi Tahilramani,常用名Gobind。

這幾年Gobind在行騙過程中,只能從每位受害者身上騙到幾千美元,不過受害者人數高達幾百人,粗略估計詐騙總額達到150萬至2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986萬至1315萬元人民幣)。

播客主持人Josh Dean和團隊得知Gobind的騙局后,聯合一家私人調查公司調查了他一段時間,並製作了一檔名為《變色龍:好萊塢騙子女王》的節目,同時FBI聖地亞哥分局也從2018年就盯上他,一直在調查他,綜合現在的調查結果,已經能大致拼湊出Gobind這些年的行騙人生了......

Gobind是印度尼西亞人,現在40或41歲,他有兩個親姐妹,三人因為財產問題陷入糾紛。

還有傳聞說他和印尼電影行業中很有影響力的Raam Punjabi家族有關係,Punjabi被稱為「印尼的肥皂劇之王」,經營著一家有名的影視製作公司,據傳Punjabi是騙子Gobind是叔叔,不過被Punjabi否認,他還說自己的妻子也曾被Gobind騙過。

(Raam Punjabi)

即使不出身傳媒世家,但調查發現Gobind貌似也是在有錢有勢的家庭中長大的,之前在雅加達讀精英私立學校,後來留學去美國念大學,先後就讀加州洛杉磯城市學院、伊利諾伊州布萊德利大學和加州州立大學長灘分校。

讀大學期間,Gobind開始展現出他的一項特長——口才好,在三所大學他都加入過演講團隊,還曾在一項比賽中進入過八強。同時也是在課外活動中,Gobind也顯露出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一面,在最後一所大學參加演講比賽時,他剽竊演講稿被發現,最終被取消比賽資格。

後來有人說Gobind畢業了,也有人說他退學了,總之他從美國回到了家鄉雅加達,從這時起他開始從事詐騙活動,並在犯罪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Gobind曾因犯罪被捕入獄,並在監獄里認識了一位叫Rudy Sutopo的獄友,這位Rudy也是個老·犯罪大師了,特別擅長金融詐騙,人前裝成開進口車的有錢人,背後騙了一家公司幾百萬美元,他在監獄里一直罩著Gobind,Gobind也成了他的得意門生,兩人之後還有交集。

先說監獄里的日子,Gobind被關起來了還不老實,竟然整了一出動靜很大的惡作劇。他用偷藏的一部手機給美國駐雅加達大使館發去「炸彈威脅警告」,為了顯得真實,他還模仿美國人、伊朗人和俄羅斯人的口音打電話,「有一個炸彈,將在72小時內爆炸。」

最後證明「炸彈威脅」是假的,Gobind耍了別人一通,還因此被延長刑期,當地報紙的記者採訪他時,他嘻嘻哈哈地說:「這只是開個玩笑。」「我的樂趣就是讓我的家庭感到挫敗。」因為Gobind的惡作劇,整個監獄里犯人的手機都被沒收了,據說Gobind因此被人打得很慘。

正是因為「炸彈威脅」的惡作劇上了當地報紙,調查人員才從中弄清楚Gobind的真實姓名。

出獄后Gobind組織過《慾望都市》電影版第二部在雅加達的首映禮,但據活動承包商說,他一直沒給統籌人員付錢。

之後Gobind行騙就更大膽了,一般騙子害怕被人發現都會盡量藏起來,但Gobind不是,他後來搬到英國,自稱住在倫敦,但調查發現他實際居住地應該是曼徹斯特,在社交網站上,他把自己包裝成HBO或Netflix的員工,同時也是一位美食博主,時不時錄個美食視頻,或者參加餐飲品牌的活動。

私下裡Gobind就像文章開頭講的一樣,冒充影視娛樂行業精英高管身份詐騙。他還特別喜歡裝成女性高管,名聲在外又是女性,很容易讓人信服並降低警惕心理,以至於剛開始,調查人員都以為騙子是幾位女性。

被他冒充過的人除了上文提到的鄧文迪,還有盧卡斯影業總裁,監製過《侏羅紀公園》、《星球大戰》系列、《廊橋遺夢》等著名影片的電影監製Kathleen Kennedy;

索尼影視娛樂公司電影事業部前主席,《蜘蛛俠:英雄歸來》和2019年版《小婦人》的製片人Amy Pascal;

《兔子洞》、《亡命駕駛》、《赴湯蹈火》等電影的製片人Gigi Pritzker,她還是位億萬富翁,看姓氏就知道她出身不俗,她是美國著名「普利茲克家族」的一員,世界建築領域最高獎項「普利茲克獎」就是她父母創立的;

電影《守望者》、《超人:鋼鐵之軀》的製片人Deb Snyder;

電影《諜影重重》和《心靈傳輸者》的導演Doug Liman。

再加上Gobind特別會騙人,他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口才以及模仿能力,現在很多行業都靠電腦和網路溝通,但好萊塢是個例外,「打電話」仍然是主要的溝通方式,這就給了Gobind可乘之機。

他電話詐騙時,不但經常模仿女性的聲音說話,還扮演不止一個人,不同聲音自如切換,最多還可以一人分飾三角——一位行業高管,一位助理和一位律師,再偽造一些文件,就能成功矇混過關。

對於懷揣電影夢在好萊塢打拚的人來說,如果是上面這些人伸出橄欖枝,邀請他們一起合作,那可是一輩子都很難遇到一次的好機會,估計沒幾個人會拒絕,可惜,電話里的女高管和知名導演都是假的。

不但騙錢,Gobind還經常「騙色」,他有時會裝成讓受害者「電話試鏡床戲」,實則進行性騷擾。

比如他會裝成女性,在打電話時引誘對方:「我能信任你多少呢?我想讓你給我安全感。」「我的婚姻很糟糕,我幹什麼我丈夫都不在乎。」「我有個私人小島,我想跟你在新加坡見面。」

聊著聊著如果對方信以為真了,Gobind就會把話題引向「試鏡床戲」,他會給受害者發去假的電影劇本,或者讓他們在電話中即興發揮,Gobind會引導受害者:「我們一起坐電梯,走進我的旅館房間,我想讓你吻我。」接著他會讓對方模擬接吻的聲音。

Gobind特別喜歡找長得帥、身材好的男性來「試鏡床戲」,受害者很多是演員、特技演員和健身教練,他曾說自己是同性戀,並因此在印尼受到欺凌,甚至被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如果這些話屬實,那Gobind就是在騙錢的同時佔便宜。

Gobind是印尼人,所以他經常把受害者騙去雅加達,據調查他在印尼當地至少有兩名同夥,負責找受害者收錢。

據一位被騙過並親眼見過騙子6次的編劇說,騙他的人自稱是一位名叫Anand Sippy的製片人(這是Gobind的另一個假名),還有一本偽造的護照,上面的名字寫的是Gobind Lal Tahil。

當然,騙子一直使用的名字Gobind也是假的,通過這個名字調查人員發現了另一個和他勾結的人——就是上文提到那位獄友Rudy Sutopo,他貌似也當過Gobind的同夥。

兩人之前曾在網上發過一條新聞,稱一家印尼公司獲得了一部叫《黑寡婦》的國外迷你劇的版權,該劇將在他們兩個的指導下拍攝,想想也知道,這很可疑是他們用來詐騙炮製的假新聞,現在新聞的原始版本已經從網上刪除了。

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的是,Gobind的套路看似沒太高技術含量,但就是這種並不高明的騙術,竟然已經成功矇騙了幾百位受害者,騙到近千萬巨款。

FBI通過調查,貌似已經發現了主謀Gobind的行蹤,也許很快就能進行抓捕,更為完整的故事,恐怕還要等Gobind歸案后才能明了。

總之,只要是騙局早晚會露餡,即使Gobind這種「天生的騙子」,也會有被發現、被逮住的那一天......